蔥蔥

一個寫文的。

监狱兔-自由的开始

监狱兔-自由的开始


今日风和日丽,万里无云,像这样舒适凉爽的好天气,对于在俄罗斯苏联监狱中的普京来说,可以说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徵兆。


普京跟往常一般,喂着隔间小生物方糖,劳动时间认真工作,吃饭时间被鱼甩了满脸,一如往常地过着监狱生活,但是办公室的柯夫却觉得閒得发慌,普京刚好在基连列克的房间旁,每次去欺负普京不知道为甚麽就会遇到基连列克然后被毒打一番,柯夫们商讨了一个办法,就是在劳动时间时,把劳动门全放满炸弹,他们就不相信基连列克不会在粉身碎骨一次。


午睡过后便又来到了劳动时间,普京乖巧地走到了轮轴前,等待劳动门的开启,他从其他柯夫口中打听到隔壁房的狱友是个黑手党首领,个性很残暴,而且狡猾,还杀过人,普京只是觉得隔壁的狱友应该没想像中这麽坏。


劳动门打开,今日的工作是替俄罗斯套娃上色,普京拿着两桶红色跟绿色的油漆,替俄罗斯套娃上色,工作到一半听见隔壁房的机关似乎变动了的声音,普京也没多在意,跟着俄罗斯套娃变成了黑色的土炸弹,而且已经引燃的导线,普京紧张地将导线吹息,平息这次的爆炸。


在劳动门前的柯夫等不到爆炸的声音,便一次放上了好几颗的土炸弹,等传送到普京的牢房时,普京手忙得乱的吹息了燃线,但是土炸弹实在是太多了,他乾脆把土炸弹往劳动门的方向推,柯夫见到更多的土炸弹被送了回来,又赶紧将土炸弹推回基连列克的房间。


坐在输送带上的普京也跟着挤着基连列克的劳动门,基连列克听见声音,便抬头看,自己的劳动门露出了一截白皙的肌肤,跟浑圆饱满的臀,还有一小戳的兔子尾巴,基连列克还想着发生什麽事,下了床打算查看,就见普京跌了出来,撞到他跟他的绷带缠在一起,普京慌乱地想将这些炸弹熄灭,但因为数量实在太多,再加上倒数时间到了,一声轰天动地的爆炸声──


碰──


整栋监狱在刹那化为灰烬,跟着炸弹的后座力将全部的人送上天空在摔下来,有些人跟着被炸飞不知道去向何处。


普京倒是吓得失了魂,基连列克握在手上的杂誌瞬间也成了灰烬,跟着两桶油漆倒了下来,倒在了他们的头上。


「嗯?」基连列克低沉沙哑的尾音疑惑的上扬,全身都在微微颤抖着,柯夫害怕地走上前,基连列克伸手拿开了油漆桶,一双凶恶的眼瞪着他们,如同野兽一般随时都打算扑上前。


「基、基连列克……杀人啦!」柯夫话还没说完,基连列克便冲过来揍他一拳,跟着扭转着他的手,将他制在地上狂揍一番。


之后那隻柯夫请了长假养伤,苏联监狱因为大爆炸的缘故,只能重新翻修,而许多罪大恶极的罪犯都在同时被炸飞了。


普京抹着水泥,将红砖砌在牆上,他的房间跟隔壁的牢房要合併成一大间,普京想到之后的空间会变大就觉得很开心,他探头看着在牢房内不做事的人,看着柯夫们新买给他的一本鞋子型录,看那人一头张扬的红髮,翘着腿看着型录,耳朵还带着一个别针造型的耳环,还有因油漆桶打翻,穿在身上的红色囚衣,普京觉得这人真是帅气,不由得扬起笑容,期待着未来与这位狱友同房的生活。


与此同时,基连列克的眼神不经意地飘向正在辛苦工作的普京,看普京那一副傻裡傻气的样子,想到原先土炸弹还被这傢伙挡了回去,看他帮他把工作全做完也没吭半声,便觉得有些有趣,不知道这人生气是什麽样子,基连列克心想,不由得想起那露出半截的臀沟跟小尾巴,他看向了那人打结的兔耳朵,跟那双乾淨纯粹到真挚的双眼,基连列克抿了下唇,心想,反正这人只要别来烦我就好了。


过了几个礼拜,监狱终于重新翻修好了,正式搬进这间牢房,见基连列克已经吩咐柯夫替他把红萝蔔跟鞋架还有床垫放好了,房间的油漆是舒适的天蓝色,普京将枕头跟被子放在床上,走到基连列克面前。


「你好,我叫普京,以后还麻烦你多多指教了。」普京伸手,想跟对方握手打招呼,等了许久却见对方没回应的意思,便缩回了手,走回自己的床铺整理床。


跟着他听见一声低沉简洁的回应:「基连列克。」


普京听了回过头,却见那人翻阅着杂誌,丝毫没搭理他的意思,普京漾开了笑容,开心地跳起哥萨克舞。



评论
热度 ( 18 )

© 蔥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