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蔥

一個寫文的。

盜墓侏儸紀

史前一亿七百万年前 白垩纪时期


茂密的森林,群起的恐龙,为了生存而互相残杀,其中以肉食维生的霸王-暴龙,为当中佼佼者。


而最出名的暴龙便是一隻颜色较深的龙,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而这隻龙具力量却不滥杀的作为,让其他较弱势的龙臣服于他。


张起灵,身为龙中之龙,他认为称号是别人替他取的,自己并没那麽了不起,今日当他享用完其他龙献祭上来的龙蛋时,特意留了一颗当消夜食用。


突然,天空传来一声尖声的拔嚣,过没多久他面前停了一隻颜色虽说是咖啡,但深的近似于黑色的无齿翼龙,无齿翼龙拍拍薄翼,开口道:「小哥,你吃饱了?」


张起灵默默点头,这隻无齿翼龙也不知道叫什麽名字,只是眼睛...

{ 2016-10-27 /16 /20 }
 

罪孽-6

六、慾念


也许是因为发情期,所以自己也主动了吧?吴邪心裡这麽想,不由得想起当初解雨臣对他说的话。


『帮我稳固我的位置及……弄垮张起灵。』


車子繼續開~

http://www.weibo.com/3667645974/EemGl7oCG?from=page_1005053667645974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77320727366

{ 2016-10-24 /6 }
 

罪孽-5

五、张将军


房内传来滴答的水声,这是一个空旷的房间,不知为何空气瀰漫的浓厚的Omega及Alpha的气味,特别是Omega的气味,宛如芬多精般芬芳,却又带着罂粟般的香甜让人上瘾。


男子踏进这间房间,便被这香甜的Omega讯息素吸引,而跟着他一起进来的两人,便是解雨臣跟他身旁带着墨镜的跟班。


男子身穿着一件藏青色的军服,上面还有着将军级别的军徽,而这人便是张起灵,张起灵是九门军部罕见的Alpha,基本上九门军部以Beta为多,其中仅有两个Alpha,张起灵及吴三省,张起灵一上位,便端了一间地下研究所,将研究所的研究资料全数翻出,除了发现研究所抓Alpha进行人为丧尸病毒传染,及...

{ 2016-10-24 /6 /5 }
 

罪孽-4

四、发情期


吴邪醒来后发现自己全身赤裸地被放进一个笼子裡,而眼前的解雨臣正细细地打量他。


「醒了?」


吴邪觉得自己浑身不对劲,因小时胖子的母亲将他带回去后,便知道吴邪的性别,因此定期给吴邪注射抑制剂,吴邪并不了解发情期的感受,而第一次被解雨臣注射了一整个针筒的催情剂,他现在觉得浑身燥热且无力,只能恶狠狠地瞪着解雨臣。


「你想……怎样?」连说话都必须花费全身的力气,吴邪咬牙想忍着自己想呻吟的慾望。


「没怎样,就想请你去张起灵身边,成为一颗棋子,而我需要他一个保证。」


「为什麽……」


「你想问为什麽是你吗?可能你比较倒楣,我挺喜欢你的。」解雨臣看着自己的指...

{ 2016-10-24 /4 }
 

罪孽-3

三、追踪


「事情……就是这样……」吴邪坐在车上,语气虚弱地对着胖子说,胖子踩着油门赶紧开回他们的住处。

他跟吴邪算是一起长大的,小时吴邪被自己的母亲抱回来养,两个人就像亲兄弟一般长大,而也因为末日的关係,吴邪跟胖子从小便被军人退休的老爸操练一手好功夫,也为了挣钱去做猎尸的佣兵,做久了便闯出了名头。


回到住处后,胖子赶紧架着吴邪上楼,将他放到床上替他包扎。


「奇怪……没伤口?」胖子翻找吴邪受伤的地方,只有针孔,但却没有子弹打进去的痕迹。


「他们给你注射了甚麽?」


吴邪摇头,此时门却被撞开。粉色衬衫的男子及戴墨镜的男子闯了进来。


「九门军部,现在徵招你床上这位...

{ 2016-10-24 /3 }
 

罪孽-2

二、食人


「Let it be enough to reach the truth that lies. Across this new divide…」胖子坐在车上,收音机播着Linkin Park的New Divide突然车被打开了。


「胖子……快走。」吴邪坐进车内,面色显得苍白,将枪紧紧握在手中,另一隻手紧握住握枪的手臂。


「怎麽了?天真?」


「开车!」吴邪大吼,胖子发动车子,将油门踩到底。


几小时前,一名穿粉色衬衫的男子在这森林裡閒晃,身旁跟着一个戴着黑墨镜的男人,接着便听见不远处传来枪响。


碰、碰碰──

不只一声,那是有节奏的次次皆射中的闷响,这...

{ 2016-10-24 /3 }
 

罪孽-1

一、丧尸猎人


「现在开始,一到了晚间八点,请各位住户尽量不要外出,因北区附近的栅栏破了一个洞,担心有丧尸跑进北──」后续的杂音被切换成吵杂的摇滚音乐,而转着收音机的男子啧了一声,接着拿出车后的猎枪,并把车窗下摇了一点,将猎枪架在车窗上。


「砰──」

一声惊响,鸟兽纷纷倾巢而出,坐在男子身旁的人递了一根菸给他。


「胖子,你就不怕这样打草惊蛇吗?」


「呿!你怕吗?吴邪?」男子嘴角微勾,一脸鄙夷的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男子。男子不作声,叼起一根菸抽着,而接着远处传来漫长的宛如拖动重物的拖移声,及类似野兽的低吼。


「呃……」一隻、两隻、三隻……

「来了。」吴邪拿掉菸,从侧...

{ 2016-10-24 /3 }
 

罪孽-序

序、末日


西元二零二零年爆发世界末日,一种未知的病毒将全世界的人感染成丧尸,而幸运存活者大多数为男性,依照这种男女性别不均衡的比例,人类衍生出了另外的性别,将性别重新划分为三性,Alpha,beta,omega,三种性别。


在这种乱世中,军权世家的老九门纷纷鼎立,其中又属张家前将军张启山最为震慑群雄,老九门放弃争地,因为张启山鹤戾风声的手段,让其馀老九门拱张家做领袖。


而一代辈出一代,新一代就属张家及解家特别优秀,特别是解语臣,一个Omega无视那些歧视的言论一路攀爬至军中的高层,除了残暴的手段外,就属那阴柔的外表及高超的交际手腕最为人所知。


而张起灵继承了张啓山的所有...

{ 2016-10-24 /2 }
 

你已離去30題

11.差点说出口的话

今天我参加了你的婚礼,嘴角扬起了一整天的笑意,开口皆是你那些美好的曾经,穿着你曾送给我的球鞋,繫上你送给我的领带,高举起酒杯,我敬你。

我话语停顿,跟着一片沉寂,哽咽一声,那句差点说出口的话吞回肚裡。

只剩昧着自己的一句……

祝你幸福。


12.碰到共同的朋友

老朋友看到我,向我寒暄,照往常一样提起了你,我说你过得很好,心虚的转了转你送我的戒指,说你结了婚,生了小孩,婚后生活幸福美满。

但是我没说,那个身旁的位置,却不是我。


13.听闻你的近况

熟悉的地方听熟悉的人谈起了你,有了一个工作,不错的薪资,温文贤慧的妻子,活泼可爱的小孩,那些我们曾经编织...

{ 2016-10-24 /5 }
 

你已離去30題

1.来不及告别

男子带了一束花,来到他的坟前,将花放在他坟前,轻轻开口:「老朋友,这声再见,怕是晚了一辈子。」


2.离开的时间

他静静的伫立在急诊室门口,像尊严肃的凋像,在无任何悲喜显露在面上。

等到急诊室的大门开启,才难得从他眼中看见一丝焦虑。

「死亡时间民国一百零五年七月十日二十一点十三分。」

这时才缓缓跪下,像个孩子般呜咽,除了悲伤外再没任何情绪。


3.遥不可及的距离

他习惯性地将遥控器递给了对方,而对方也伸出手接住。

而遥控器却出乎意料的坠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他有些愣怔的望着那遥控器,接着不可遏止的哭泣。

对方搂住他安慰,可他再也听不见。


4....

{ 2016-10-24 /5 }
 
1 2

© 蔥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