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蔥

一個寫文的。

陰陽師同人夜青-《由爱而生》

《由爱而生》


*青坊主为双性设定

*青坊主为欲渡人向佛,终至执念太深走火入魔,死前因双性体质遭人玷污,最后将人杀害,以协助他们成佛为由,合理化自己的罪刑,终至成妖,故成妖后排斥被人触碰。


1.

初雪结束后,过不久便迎来了春节,晴明在庭院的树上挂上了一张红纸,上面写着SSR到来,之后又发给了所有式神一人一张红纸,要求大家把新年新希望写上。


式神们各自拿着一张红纸条思考着,凑巧妖狐坐在青坊主身旁,看见青坊主轻轻蹙眉,像似很慎重的再思考该写些甚麽。


青坊主换成了觉醒套,将衣服掩了个紧实,妖狐好奇的问:「青坊主,虽然是冬天,不过你也穿太厚了吧。」


青坊主淡然的开口道:...

{ 2017-10-05 /5 /73 }
 

监狱兔-关于老大跟小呆萌的那些逃亡日常

监狱兔-关于老大跟小呆萌的那些逃亡日常


正剧中剧的番外


-


俄罗斯的天气一直都是低温,就算已经是夏天了,也只是比平常温暖了一点点,基连列克之前在黑手党时,就已经受过许多严酷的训练,所以在低温下对他来说没什麽不适。


可怜了小普京,半件衣服都没带,就跑出来跟着基连列克逃亡,开着车颤抖着,基连列克悠哉地看着他的书,直到听到一声喷嚏声,基连列克才意识到这件事有多麽严重。


普京直接在半路上昏倒了,基连列克只好把车子开到旁边,将普京放在后车厢歇息,基连列克将后车箱的大衣盖在普京身上,关上车门想去附近找民众帮忙。...


{ 2017-10-04 /4 /20 }
 

监狱兔-出狱时间

监狱兔-出狱时间


今日是普京距离出狱的前一天,他在行事曆上把今日的日期给画了一个叉叉,跟着摇着屁股将柯曼妮基跟列宁格勒也放进他的行李箱裡。


基连列克则是悠哉地躺在床上翘着他的二郎腿看杂誌,普京看着基连列克,心底有无限的惆怅,心想如果他这出狱,以后大概是再也看不到基连列克了吧?


基连列克知道普京明天要出狱了,倒是连句再见的话也懒得说,基连列克翻着杂誌,翻到最后一夜看到一双红色上头有星星的帆布鞋,限时抢购中,基连列克盯着那张帆布鞋的广告许久,跟着将自己的小皮箱拿了出来,将红萝蔔跟帆布鞋还有杂誌装好后,站在普京面前。...


{ 2017-10-04 /9 }
 

监狱兔-娱乐时间

监狱兔-娱乐时间


自从基连列克抓了一隻柯夫在狱房裡之后,普京也跟着享受了监狱中的贵宾生活,柯夫每天帮基连列克捶手搥脚,帮着普京按摩肩膀,普京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嘛!


今日基连列克閒着没事,瞥一眼普京跟柯夫两个人,普京睁着一双大眼盯着他,基连列克打了一个呵欠,柯夫微微地举起手:「不如来玩吧?」


基连列克微微挑眉,普京也跟着举手附和:「来玩吧!」


于是基连列克便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看着普京跟柯夫两个人在打牌。


普京发好牌之后,犹豫了许久,放上了一张7,跟着柯夫出了一张上...

{ 2017-10-04 /16 }
 

监狱兔-沐浴时间

监狱兔-沐浴时间


晴空万里的日子裡,苏联监狱像往常一般响起了沐浴铃,沐浴时间是普京最喜欢的时间,他早早就把自己脱了个精光在狱房裡閒晃,柯夫来的时候,普京已经戴上了一顶粉色的浴帽,拿着澡盆遮住他重要的部位。


柯夫开启了水阀,水柱强烈的打在普京身上,普京开心的玩起水来,柯夫拿起了肥皂跟刷子帮普京刷着。


「哈哈……好痒……哈哈……」普京不可抑制的大笑起来,柯夫见普京这副样子,起了坏心,往下搓揉着,搓到了普京敏感的地方。


「哈啊……」普京突然呻吟了一声,当下他紧张的摀住嘴,柯夫打开水柱冲在他身上。...

{ 2017-10-04 /12 }
 

监狱兔-劳动时间

监狱兔-劳动时间


1961,苏联监狱。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普京开始了忙碌的一天,他站在床上跳着奇怪的哈萨克舞,基连列克老大坐在厕所上默默耕耘,看着他心爱的帆布鞋杂誌,儘管那本杂誌已经被他翻下百遍。


普京有时候在思考,到底有什麽东西还能吸引基连列克的注意呢?想着想着,普京的心口又开始没来由地抽疼,刚开始他会千方百计地想吸引基连列克的注意,久了发现基连列克根本不理他,他心情总是会因为这样降到谷底,但偶尔基连列克的一个小举动,又能把他的心情从谷底拉到云端。


基连列克就是这样神奇的人。...


{ 2017-10-04 /7 }
 

监狱兔-所谓情窦初开

监狱兔-所谓情窦初开


1960年,苏联监狱。


普京与基连列克老大同住在一个屋簷下已经近乎两年了,今年的圣诞节过后就已经要满两年了,普京最近有一个困扰,他不知道是从什麽时候开始,自己很喜欢在空暇的时间点看着基连列克,甚至基连列克凑近他的时候,他的心跳就会莫名地加快,会感到紧张。


就像现在,原本应该是在劳动时间好好的工作,自己却因为分心看基连列克,看到拖延到时间,导致柯夫又来找碴了。


「编号541,你怎麽又把这螺丝漏锁?最近工作效率这样,是不是太久没被鞭打了啊?」


普京...

{ 2017-10-04 /12 }
 

關於樂乎

各位,我不是故意要回你們還是很久都不更新,

而是我的樂乎常常抽,我連不上來。


所以 想追文可以去我的痞客邦

不能進去可能要看我樂乎連線順的時候更新

{ 2017-09-27 /2 }
 

监狱兔-所谓会面

监狱兔-所谓会面


苏联监狱重建完后,迎来了跨年后第一场会面,所有的犯人都踌躇不安,等待着会面的到来。


普京觉得新奇,好奇的观察每一位狱友的行为,有人拿了水抹在髮上,有人瞅着汤匙的亮面打量着自己的面容,而这次是公开会面,因为辅导官需和家属做良好的沟通,为这些犯人做出狱准备。


基连列克的哥哥本身就是个黑手党,自然不可能再来到监狱探视。


原本出意外后他的哥哥跟他一起进了监狱,但后来的监狱爆炸,他哥哥就被炸飞了,人是死是活他也不知道,反正他哥一定是命很大的人,所以他倒是一点也不担心。


而普京是好奇地去问每一位犯人,问他是谁来看他啊,觉得心情怎样之类的,但基连列克的观察觉得...

{ 2017-09-26 /16 }
 

监狱兔-所谓圣诞节

监狱兔-所谓圣诞节


1958年冬季,铁窗外飘落着细雪,白霭霭的地面宛如白纱般,普京看着窗外,瞪着一双大眼,不停发出赞叹的声音,相较苏联监狱,还是一如既往地冷冰冰,毫无任何暖意的昏暗牢笼。


基连列克翻着鞋子型录,已经不只一次的听见普京的叹气声了,他心烦的翻了下一页。


吃饭时间到了,普京到了柯夫面前端着两盘鱼,摇着尾巴将一盘放在基连列克的床旁,一盘端到自己的床上,边轻声哼着:「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Jingle all the way, Oh, what fun it is to ride, In a one horse open sleigh…...

{ 2017-09-26 /17 }
 
1 2 3 4

© 蔥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