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蔥

一個寫文的。

监狱兔-邻居的开始

监狱兔-邻居的开始


普京如同往常一样,时间到了便认真的工作,偶尔被柯夫调戏,他个性好,开朗乐观,柯夫看到他就喜欢欺负他,普京蒐集了一罐方糖,专门拿来喂隔间裡的生物,他发现常常会看见每次柯夫都会从隔壁的监狱裡狼狈地跑出来,隔壁监狱老是有些爆炸声或碰撞声还有凄厉的哀号声。


普京好奇心升起,做了一个望远镜观察隔壁的狱友长什麽样子,但老是观察不到。


基连列克最近觉得隔壁的狱友有些麻烦,老是鑽进一根望远镜四处探查,反正只要对方不要惹毛他就行了,这点小小好奇心还在可以接受范围内。


基连列克可以拆掉手脚的石膏了,行动上也变得更加方便,上次想帮红萝蔔浇水时,撞破了监狱的仓库,找到了一个黑色的皮箱,刚刚好可以拿来收自己珍藏的鞋子。


基连列克悠哉的擦着鞋子,此刻劳动门打开,轮轴上放着大家今日的午餐,基连列克看到自己的午餐是红萝蔔,满意的围起了餐巾,悠閒地享受着午餐。


最近柯夫被他教训一段时间后,较不会白目地再给他送上鱼了。


那种腥臭的东西真不符合他对美食的要求。


隔壁的普京照常的拿起鱼,果不其然的又被鱼尾甩了满脸,终于吃完了午餐后,普京在裂缝前放了五颗方糖,看着隔间裡的小生物迅速的将方糖吃下肚,顺便拍手鼓掌。


午休后,便又来到了劳动时间,基连列克则是悠哉地享用着他的红萝蔔,将工作都交给隔壁的普京完成。


普京认真地修理着轮船上的零件,却因过量的工作量导致他将轮船整个滞留在自己的牢房内。


柯夫凑巧经过,看见普京的牢房满地狼藉,都是散落零件,敲着警棍走了进去。


「编号541,你是不是欠揍?」柯夫拿着警棍戳着普京,怕痒的普京赶紧闪躲。


「啊……不是的……是速度太快了来不及完成……哈哈哈哈……好痒……」


「你还敢找藉口?是不是欠打啊?」柯夫举起警棍追打着普京,普京只能在小房间内躲避柯夫的殴打。


此刻的基连列克听见隔壁的声音,悠哉的切下了红萝蔔。


「呱呱──」


多事。


基连列克心想,并没理会隔间的小生物,插着中间的红萝蔔打算放入口中,细细品嚐。


「呱呱──」


基连列克停顿了一下,跟着红萝蔔的头尾便被隔间的小生物捲进了隔间。


基连列克听着隔壁的吵闹声音,听见一声闷声的棍棒打在肉体上的闷声,却连一声哀号也没有,基连列克无视的张开嘴打算将红萝蔔咬下。


咻──


「呱呱──」


刹那,基连列克扑了一个空,微微蹙起眉头。


行了,我知道了。


基连列克放下了刀叉,走到牆旁,一出手便将牆打穿,勾住了柯夫的脖子,将柯夫拉过自己的牢房,跟着是一顿的勐揍,柯夫哀号出声,基连列克哼声,心道隔壁的狱友连吭一声都没吭。


柯夫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哀号的跑出了牢房,普京挨了一棍,扶着屁股噙着泪愣怔的望着隔壁的牢房。


隔壁到底是住了怎样一个人啊?


普京心想,跟着听见了隔间内传来一声清脆的──


「呱呱──」


普京打开方糖罐,扔了五颗方糖给隔间的小生物,而基连列克自讨没趣,想着自己被吃走的红萝蔔,躺在床上打开鞋子型录。


啧,这监狱的人怎麽这麽烦。


基连列克在心底抱怨着,想着反正比出去之后那些人动不动就想追杀他好多了,反正他想出去随时都可以出去,只是不知道该在这鬼地方待多久……


评论
热度 ( 16 )

© 蔥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