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蔥

一個寫文的。

罪孽-4

四、发情期


吴邪醒来后发现自己全身赤裸地被放进一个笼子裡,而眼前的解雨臣正细细地打量他。


「醒了?」


吴邪觉得自己浑身不对劲,因小时胖子的母亲将他带回去后,便知道吴邪的性别,因此定期给吴邪注射抑制剂,吴邪并不了解发情期的感受,而第一次被解雨臣注射了一整个针筒的催情剂,他现在觉得浑身燥热且无力,只能恶狠狠地瞪着解雨臣。


「你想……怎样?」连说话都必须花费全身的力气,吴邪咬牙想忍着自己想呻吟的慾望。


「没怎样,就想请你去张起灵身边,成为一颗棋子,而我需要他一个保证。」


「为什麽……」


「你想问为什麽是你吗?可能你比较倒楣,我挺喜欢你的。」解雨臣看着自己的指甲,接着心不在焉的拿起手机边玩着边跟吴邪说。


「不……」


「我知道你会拒绝,但是我没有做被你拒绝后的打算……」解雨臣话说到一半,放下了手机,伸手握住铁笼,对着吴邪说:「所以我只好让你答应了。」


「放出来。」解雨臣对着身后带着墨镜的男子说,接着两个人转身离开这房间。


吴邪以为他们走了,自己可以暂时鬆口气,但跟着那宛如野兽般让人绝望的野兽吼声响起。


「噁……」腐烂的躯体,还带着浓厚的Alpha讯息素的味道,而且不仅仅一隻,跟着大约五隻的Alpha丧尸缓缓地向铁笼走进。


突然,房内响起了解雨臣的声音,利用扩音器对着吴邪说:「想清楚吧,发情期的Omega可是最受Alpha丧尸喜爱了,丧尸可是失去了控制能力的Alpha,发情期的你根本打不过,好好享受吧,想清楚了再跟我说。」


吴邪缩在铁笼裡,眼睁睁看着丧尸缓缓靠近铁笼,对着铁笼摇晃,硬是想抓到他。而充斥着难闻的腐臭味及Alpha的气味,吴邪的性慾居然被Alpha的气味激得更加兴奋,却没办法将自己的情慾缓和下来。


躺在铁笼裡,看着面前的丧尸,却无能让自己好过一点。


「走……救、救我……谁都好……」


吴邪在被丧尸围绕的环境下,撑过了一夜,躺在铁笼裡打顿,一有剧烈地晃动便惊醒,在这种惊吓中度过了一夜,意识已有点模煳。


突然,房门被打开,便是五声札实的枪响,尸块及血喷溅到吴邪的脸上,但此时吴邪却故不及此,赶紧爬到铁笼前,无力地说:「帮我……我、我答应……快、快……」接着吴邪便昏厥过去,解雨臣走上前,将枪口的烟吹散,伸手抚着吴邪的髮丝。


「我会好好帮你的。」解雨臣轻声地说,目光有了他从未察觉过的温柔,而上扬的嘴角却不带一丝笑意。


评论
热度 ( 5 )

© 蔥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