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蔥

一個寫文的。

吳家土豪逼我娶

我想吐槽一下我這腦洞根本大開...有開車+OOC注目

雷者繞道謝謝

----

吴邪跟张起灵交往已经一个月了,最开始吴邪在街角遇到了张起灵,张起灵穿着破烂的连帽外套,没看清楚,骄傲的吴邪就拿钱往张起灵的连帽外套上砸。


不砸还好,一砸就结下了樑子。


张起灵那时候转过身,吴邪还一脸得瑟的瞧着,只想这是一个穷乞丐,还不是要腆着脸弯下身去捡那些钱?但出乎意料之外,吴邪只见那灰头涂脸中,那双阴冷的双瞳透着杀意,接着默不作声地转过声,落得一片绿油油的钞票。


吴邪从那时候开始,心脏不规律的跳动。


吴邪叫自己的手下去寻找这街头乞丐的下落,为的就是从这乞丐脸上看见一丝被羞辱的表情,而人也顺利被吴邪找到了,但自己的手下以为乞丐得罪了吴邪,便将人盖了麻布袋痛打了一顿,吴邪看到人时,已经昏厥,满身是伤。


吴邪不嫌髒的将自己的镶金边,洒满钞票及金子的大床让给张起灵睡,也不嫌弃他身上的熏味,还找了自己的家庭医师给他诊治。


张起灵醒来后,便见一头棕髮的男子躺在身旁,张起灵全身还痠疼着,平白无故被人盖了麻布袋,要是没被抓住,那群人一定被他揍的半身不遂,看着躺在身旁的男子,张起灵立刻想起当天骄傲地向着他扔钱的男子。

从那时他便记住了这个人,如此的骄傲,并高贵的像隻棕色的狮王,而自己,不过是能过一天算一天的荒狼。


张起灵伸出手抚过吴邪的髮丝,吴邪睁开眼,便见一双宛如墨潭般深不见底的双眼直勾勾盯着自己瞧。


吴邪浑身被盯的泛热,轻咳几声掩饰尴尬,道:「你醒了?待会我请人带你去梳洗。」


张起灵默不作声地点头,整当吴邪要起身时,他下意识地伸出手,紧紧拉住了吴邪的手。


「怎麽不是你带我去?」


吴邪刷地脸上一阵赧红,轻轻点头道:「好,我带你去。」


繼續開車往-

http://www.weibo.com/3667645974/Eem309RnY?ref=home&type=comment#_rnd1477314911092

评论 ( 8 )
热度 ( 50 )
  1. 沉醉泽蔥蔥 转载了此文字
  2. 玖瓷mio蔥蔥 转载了此文字
    大四叉

© 蔥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