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蔥

一個寫文的。

落花成空

ABO三潘軍官末世文,R18有肉雷者繞道。


所有爱慕、迷恋,到最后在你身上,

逐渐变成一道道碎裂不堪的──

暗恋。



(1)

从不该憧憬、期待一丝丝好意、善意,甚至将这些忠心耿耿,变成对你变形的爱恋。


「潘子。」

那人穿着墨绿色的军装,Alpha的威压充斥着整个房间,刚摔过的烟灰缸碎裂在地上,留下悲鸣的碎片,脸上历经岁月磨练的皱纹此刻更增添了些许男人味,一旁的小兵畏畏缩缩的窝在另个男子身后,男子一身壮硕,一样身着军装,军裤紧实的包裹着腿部,衬出修长结实的长腿,俐落的短髮及刚毅的面容,此时一手体贴的拦住身后的小兵,手上因伸手挡菸灰缸而隐隐作疼。

「三爷,他们是新来的。」挥挥手示意让身后的小兵离开,开门及剧烈的关门声响起,潘子等小兵离开后,挺直了腰版,忐忑的等着前方的吴将军发落。

房间仅仅剩下潘子及吴三省两人,吴三省皱起眉头,看得出来潘子在他面前的瑟瑟发抖,他轻扣着桌面,敲响一声声的轻响,两人陷入漫长的沉默。

最后,吴三省开口,「新来的?」尾音愉悦的上扬,Alpha天生王者的威压压得身为Beta的潘子更加抖擞,吞了吞口水,吴三省接着说:「你现在是要替他们受罚的意思吗?」

停下手上的动作,潘子沉默地看着吴三省,吴三省当成这是潘子默认的意思,摩娑着下巴,打良着潘子。

「潘子,你跟了我多久了?」吴三省推开了办公椅,起身,高壮的身材遮住了落地窗大半光线,从窗外透进的阳光洒在了吴三省的背影上,宛如金纱般披在身上,潘子看了愣了愣,连吴三省朝他走进了仍豪不避讳的直视着他,直到吴三省开口唤了一声:「潘子。」

潘子才回过神,别开脸逃避吴三省过于炙热的视线。

吴三省看着潘子迫窘的样子,轻声笑出声,想起几十年前,这人身上沾满了戾气,在街头就算满身是血,仍然挺直了腰板拿木棍指着他的样子,吴三省不得不说,那时他便对他有些微的着迷。

当人之后碰一声昏倒,吴三省带他回到将军府,并找人替他治疗,醒了后对他笑着说:「跟我吧!」


那人眼底的诧异及不屑至今吴三省仍清清楚楚记得,明明是桀傲不逊的野豹,偏偏到现在温驯的像隻家猫。

吴三省伸手掐住潘子的下巴,潘子直直望进吴三省宛如黑潭的双眼,深邃不见底,猜不透这眼前的人到底做甚麽打算。

吴三省微微弯腰,抬起潘子的下巴凑上前,轻轻碰触着潘子的唇,没有带着一丝情色的意味,仅仅是轻柔的碰触着潘子的唇,不带一丝侵略。

潘子诧异地瞪大了双眼,眼见着吴三省的脸在面前放大,双手握紧双拳又放,最后仍是颤抖着不做任何动作。

吴三省感受到潘子的惧意,眷恋不捨地离开了潘子的唇,看着潘子带着一丝疑惑地望着他,吴三省勾起嘴角,低沉具威严的嗓音此时带点沙哑,更增添磁性的说:「这只是警告。」


 



後續開車請開往~

http://www.weibo.com/3667645974/EedE6jCoI?from=page_1005053667645974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77237917454

评论 ( 12 )
热度 ( 68 )
  1. 桂皮皮皮皮皮皮蔥蔥 转载了此文字

© 蔥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