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蔥

一個寫文的。

大師哥小狐邪

三月初春,夜晚响起了一道惊雷,天空雷声阵阵,接着淋下了春雨,滋养了天地万物。

虫鸣鸟叫,欢庆这场初雨,此刻有一名僧人,头戴着斗笠,行色匆匆躲进一间破旧的寺庙。

寺庙内摆放着一座神坛,地上皆是破碎的瓦砾,僧人踏上便是一阵碎裂作响,僧人拿掉斗笠,脱下淋湿的袈裟,僧人生着一副刚毅俊俏的面容,薄唇轻轻抿起,因长久入世,已经留了一头俐落的乌髮,僧人拾起庙内散落的树枝架了火堆,并架了个架子披上袈裟,上半身赤裸,精瘦的身材,结实的肌肉,僧人闭目休养。

子时到,雷雨仍哗啦作响,隐约发现庙外站着一位青年,一头棕髮及腰,薄唇轻薄抿起,一双眼乌熘狡诘的转着,看着寺庙内似是已经熟睡的僧人,勾起一抹暧昧的笑容。

青年踏入寺庙内,碎瓦发出清脆的声响,僧人惊觉睁眼,便看见眼前的青年一身长袍湿淋淋的滴着水,嘴唇些微发紫,面色苍白带着病容,僧人蹙起眉头,一股淡淡的非人般的气息沁入鼻息,带着淡淡香气,僧人便知此人定不是人类。

「鄙人行经此庙,便遇大雨,天色也晚了,想借一宿,大师不会介意吧?」眼前的人无辜的大眼直勾勾盯着僧人,僧人一向是不会让自己找上麻烦的,照理说如果让这非人的青年跟自己住了一宿,难保不出什麽意外,僧人定定盯着眼前的人几秒,最后破天荒的点了头。

青年凑上前,脱下自己的衣物,纤瘦的身板,白皙的肌肤,青年将衣袍批在袈裟旁,跟着蹭着火堆想存取些许暖意。

「冷……」青年轻微颤抖着,僧人发现这青年长得挺好看的,于是目光悄悄的打量着青年,青年蹭到僧人跟前,淡淡的香气直扑僧人的鼻息,青年也发现僧人身上带着淡淡的药草香。

「大师,我叫吴邪,是准备上京赶考的读书人,行经此……咳咳……」吴邪轻声咳着,僧人原想坐远一点,但听到吴邪的咳嗽声,心理纠结一下,便又往吴邪身旁靠了过去。

「大师,敢问尊姓大名?」

僧人瞥了他一眼,吴邪睁着一双眼望他,看僧人迟迟不说话,像个闷油瓶似的,吴邪也没了探究的好奇心了。

吴邪不由得腹诽自己一隻小小狐狸精,第一次出来狩猎却遇到一个闷油瓶,一张脸面无表情都不知道在想些什麽,吴邪心裡那烦闷的,但为了吸收阳气,吴邪还是咬牙继续演戏。

「咳咳……大师……我冷……」吴邪咳着,那僧人看着他咳,便起了身,把自己已经乾了的衬衣拿下来披在吴邪身上。

吴邪看着那僧人,顿时不知该接些什麽,自己的前辈跟他说,凡人最好骗了,只要跟对方说冷,对方就会色迷心窍的把自己抱起来了,到时候还怕阳气不能手到擒来吗?为什麽这僧人的反应不太一样?小狐狸精吴邪表示压力很大。

「谢谢……」吴邪点点头,向僧人道谢,僧人看着眼前人文弱的模样,轻叹一声,拿起一旁的木头,替火堆添加柴火。

吴邪躺在火堆旁眯眼打量着僧人,而僧人则是在一旁闭目养神,吴邪鼻子有些痒,跟着打了一声喷嚏,擤擤鼻子,转过身。

吴邪得想想办法啊!吸不到阳气他不服气啊!身为狐狸群裡的小霸王,吴邪狡猾的大脑飞速运转着,而身后传来一阵温热让他的大脑停止了运转,轻轻的呼气声让一向不习惯被人从背后触碰的小狐狸寒毛直竖了起来,僵直的身体不敢移动半分,甚至连心跳声都变得清晰许多。

他娘的这是怎麽回事?一直都无视他的僧人现在紧紧贴在他身后是怎样?他是想把他收了吗?他知道这人多少会有点道行的,早知道就不要作死偏挑这个避难的僧人,不应该因为对方好死不死进了自己常待的寺庙裡,想说自投罗网就贸然的接近。反正敌不动我动,如果僧人真的要收服他的话,那他就直接出手吧!


-拉灯-
開車往這走

http://f3819983.pixnet.net/blog/post/448828712-%E3%80%8A%E7%93%B6%E9%82%AA%E3%80%8B%E5%BC%B5%E5%A4%A7%E5%B8%AB%E5%AE%B6%E7%9A%84%E5%B0%8F%E7%8B%90%E9%82%AA-%E8%94%A5%E8%94%A5

评论 ( 43 )
热度 ( 33 )
  1. 玖瓷mio蔥蔥 转载了此文字

© 蔥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