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蔥

一個寫文的。

陰陽師同人夜青-《由爱而生》

《由爱而生》


*青坊主为双性设定

*青坊主为欲渡人向佛,终至执念太深走火入魔,死前因双性体质遭人玷污,最后将人杀害,以协助他们成佛为由,合理化自己的罪刑,终至成妖,故成妖后排斥被人触碰。


1.

初雪结束后,过不久便迎来了春节,晴明在庭院的树上挂上了一张红纸,上面写着SSR到来,之后又发给了所有式神一人一张红纸,要求大家把新年新希望写上。


式神们各自拿着一张红纸条思考着,凑巧妖狐坐在青坊主身旁,看见青坊主轻轻蹙眉,像似很慎重的再思考该写些甚麽。


青坊主换成了觉醒套,将衣服掩了个紧实,妖狐好奇的问:「青坊主,虽然是冬天,不过你也穿太厚了吧。」


青坊主淡然的开口道:「贫僧……怕冷。」


妖狐向来就是仗着身后有人罩着的妖怪,更是调皮的调侃着青坊主:「馁馁!你跟夜叉感情很好吗?小生每次都会在你身上闻到夜叉的味道。」


青坊主听了,垂下头,沉默不语,妖狐发现青坊主长得也挺标緻的,不由得伸手搭上了青坊主的肩膀,开口道:「青坊主,小生按摩的功夫不错,帮你捏捏?对了!你红纸条想写些什麽啊?」


夜叉凑巧要来找青坊主,见状,便去找了大天狗指给他他家的闯祸精。


大天狗见到妖狐的手已经抚上青坊主的腰了,迈开脚步上前,刁住了妖狐不规矩的手。


「青坊主抱歉,我家妖狐给您添麻烦了。」


「大、大……大人……」妖狐的耳朵垂了下来,尾巴也跟着垂下,被大天狗拎着耳朵走远。


夜叉才走上前,青坊主看见夜叉穿的新皮,心情愉悦的嘴角上扬。


「笑什麽?在笑本大爷穿成这副德性吗?」夜叉见青坊主笑了,心情愉悦地自嘲着。


「没什麽,施主穿这样好看。」青坊主轻声地说,夜叉却听得红了耳根,支支吾吾地道:「过节嘛……晴明给本大爷买的新皮。」


青坊主弯着一双媚眼瞧着他,夜叉被瞧得羞躁,乾脆别开脸,拉起青坊主的手便走。


「施主,要带贫僧去哪?」


「过节了不去放烟花吗?」夜叉边走边说,青坊主蹙起眉头,想起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夜叉规规矩矩的,对他百般的呵护,却在无踰矩的举动,青坊主知道夜叉忌惮他,怕自己又要闹返魂,所以死活不肯碰他。


青坊主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如何看待夜叉的,只当那次意外是喝多了闯祸,但那天夜叉的意识可清醒的很,他多想再将青坊主揽进怀中,在他耳边告诉他自己有多喜欢他。


可是夜叉这麽一个莽撞的人,碰到了青坊主,却又因为害怕伤害了青坊主,反倒成了一个出家人。


红纸被紧紧掇在手中,跟随着那人的步伐迈开走进了离寮寨不远的山丘上,青坊主的体力一向不比夜叉好,当夜叉停下脚步,自己便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而夜叉不知道在忙活什麽。


待青坊主平復了气息抬头,便见这美好的夜空中,繁星点缀着黑夜,宛如夜空中撒上了银粉,跟着咻的一声,一道火光冲上了天际,在最顶端时绽放,跟着繁星争相夺艳,却只艳丽那一刹那。


「该死。」夜叉轻声咒骂,点的火不小心擦到了烟火,先放掉了一组,他抬头,便看见青坊主抬头,愉悦地看着夜空。


夜叉见了,上前递给他一根香,开口道:「点吧!」


青坊主望着他,接过了香后走到了烟火旁,对着燃线点燃了烟火。


咻──


火光冲上天际,在夜空中盛开绽放,青坊主抿着唇,眼眸中透着似孩童般的神色,夜叉静静看着,跟着从身后拥住了青坊主。


青坊主愣了愣,夜叉的气息扑上鼻息,浓烈的气味让他想到那日朦胧的夜晚,儘管醉酒让他的记忆片段断断续续的,但是当夜叉一靠近时,脑海却又出现了那些暧昧不明的画面。


「真是……忍不了了……」夜叉低沉的说,青坊主听了手上的香掉在了燃线上。


咻──咻──


其他被点燃的烟花跟着冲上云霄,夜叉跟青坊主便被困在这烟花堆中。


「该死!」夜叉将青坊主护在怀中,在烟花堆中离开。


夜叉的衣服被烧破了几个洞,青坊主也是,跟着两个人躺在草地上看着满夜空绽放的烟花。


「噗哈哈哈哈哈……」青坊主大笑,笑的夜叉一脸莫名其妙,跟着笑声感染了夜叉,也跟着一起开怀大笑。


「贫僧觉得,施主是个很好的人。」青坊主开口道,跟着伸出手紧紧握住夜叉的手,「真想这麽牵着呢!」


夜叉愣了愣,跟着手上施了点力气将青坊主的手紧紧握着。


「本大爷也是……」


開車


评论 ( 5 )
热度 ( 73 )

© 蔥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