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蔥

一個寫文的。

监狱兔-关于老大跟小呆萌的那些逃亡日常

监狱兔-关于老大跟小呆萌的那些逃亡日常


正剧中剧的番外


-


俄罗斯的天气一直都是低温,就算已经是夏天了,也只是比平常温暖了一点点,基连列克之前在黑手党时,就已经受过许多严酷的训练,所以在低温下对他来说没什麽不适。


 


可怜了小普京,半件衣服都没带,就跑出来跟着基连列克逃亡,开着车颤抖着,基连列克悠哉地看着他的书,直到听到一声喷嚏声,基连列克才意识到这件事有多麽严重。


 


普京直接在半路上昏倒了,基连列克只好把车子开到旁边,将普京放在后车厢歇息,基连列克将后车箱的大衣盖在普京身上,关上车门想去附近找民众帮忙。


 


但想想又怕有警察追他们,乾脆将普京包在大衣裡,将大衣繫在自己背后,到附近找民众帮忙。


 


可惜的是,山间小路并没有什麽住民,只有在山坡下有一栋废弃的屋子。


 


基连列克将普京放下来,到附近捡了一些木柴,升起了火,将普京的衣服跟自己的衣服脱下,紧紧的抱着普京在火炉前取暖。


 


普京的身体烫的可以煎蛋,基连列克更是心急如焚,他握住了普京的手拼命搓着,在屋内捡到一个小盆子,便把衣服上沾染上的水气扭进盆子裡,煮开了热水替普京擦拭着,并替普京换上了烘乾的衣物。


 


普京的嘴唇发白,半梦半醒间喊着要喝水,基连列克将雪放进的嘴裡融化,抱住普京,用嘴将水度给了他。


 


普京迫切的渴望着喝水,伸手抱住了基连列克的颈部,乖巧顺从地回应的基连列克的吻。


 


普京贪婪的攫取着基连列克的津液,基连列克推开他后,他又陷入了一片昏迷。


 


基连列克担心普京,整晚没睡就替普京换着额头上的毛巾,跟调着水温,直到隔日太阳初上,基连列克探了探普京的额头见他已经没发烧了,才鬆了一口气。


 


基连列克收拾好后,在废弃的屋子裡找到一件毛衣,只道是自己运气好,将普京在揹回车子后,自己坐在后车厢觉得疲惫,便打了小憩。


 


普京醒来时,发现自己在驾驶座上,穿着一件毛衣,脖子围着一条围巾,衣服穿了两层,转过头看基连列克,还是盖着那件大衣在睡觉。


 


普京拍了拍他的脸颊,昨天觉得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感觉好很多了,基连列客听见发车声便醒来了,醒来时觉得喉咙有些痒痒的,便轻咳了两声。


 


普京立刻下了车,走到后座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替他围了好几层,基连列克朝他皱眉,普京装作没看到赶紧回到驾驶座上发车。


 


跟着无视后车厢杀人视线,普京抓着自己的毛大衣,心窝漾起一股暖意。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蔥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