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蔥

一個寫文的。

监狱兔-出狱时间

监狱兔-出狱时间


 


今日是普京距离出狱的前一天,他在行事曆上把今日的日期给画了一个叉叉,跟着摇着屁股将柯曼妮基跟列宁格勒也放进他的行李箱裡。


 


基连列克则是悠哉地躺在床上翘着他的二郎腿看杂誌,普京看着基连列克,心底有无限的惆怅,心想如果他这出狱,以后大概是再也看不到基连列克了吧?


 


基连列克知道普京明天要出狱了,倒是连句再见的话也懒得说,基连列克翻着杂誌,翻到最后一夜看到一双红色上头有星星的帆布鞋,限时抢购中,基连列克盯着那张帆布鞋的广告许久,跟着将自己的小皮箱拿了出来,将红萝蔔跟帆布鞋还有杂誌装好后,站在普京面前。


 


普京还正在塞着他的衣服,便看见基连列克看着他,普京抬头,基连列克转向望着牆壁。


 


突然基连列克出拳将牆壁打破了一个洞,顿时牢房警铃大响,普京赶紧将行李关上,魏魏颤颤地躲在基连列克身后。


 


基连列克不等普京,迈开脚步便向下一道牆前进,又把下一道牆撞出一道洞口。


 


普京探头探脑,一伸出头就被乱枪扫射,不得已的赶紧跟上了基连列克。


 


基连列克已经离开了监狱,在监狱外的小路上拦上了一辆莫斯科人型410汽车,倒是可怜了倒楣的车主,被基连列克弹飞了十里外,基连列克发动了车子,摇下车窗看着那呆呆傻傻的人拿着行李摇摇晃晃地跑过来。


 


普京一打开车门,基连列克就发动了车子,而且还很故意用很慢的速度驾驶着,让普京既上不来又只能追着车子跑,基连列克心情无比的愉悦,他早就知道普京对自己的想法是什麽了,看那傻蛋毫不遮掩对自己的爱意,只是对方太笨,喜欢对方喜欢到对方都知道了,但就他自己不知道。


 


基连列克放慢了车速,让普京可以追赶上车,普京开了门,浓烈的汽油味便扑鼻而来。


 


「谢、谢谢……快死了……」普京大口大口的喘气,基连列克微微瞥他一眼,伸手去调空调,将车内的温度调高一点。


 


普京缓口气后,抓了抓头,心底懊恼着怎麽才差一天就可以出狱了,自己为什麽要跟着基连列克逃狱啊?


 


基连列克则是在心底把普京的地位从小弟划升为朋友,基连列克抿嘴偷笑,但普京没察觉到。


 


等到他们将车开远后,停在一个树下先休息,普京让基连列克在车内休息,自己出来把风,但可能因为今天太累了,蹲着蹲着便睡着了。


 


基连列克见时间到了,普京仍然没回来,便下车察看,看见普京在寒冷的天气裡穿着单薄的囚衣,全身缩在一起,大声的打鼾。


 


基连列克失笑,弯身抱起了普京,轻柔的放到后座上。


 


基连列克揉着普京的头,抚过普京的脸,最后用手指摩娑着他的唇瓣。


 


「奖励你的,我的普京。」基连列克弯下身,将唇复上了普京的唇,轻柔的吻了一下,普京翻过身,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基连列克……嗯……」


 


基连列克找到后车箱的大衣替普京盖上,等普京睡醒后发现基连列克在车外把风,他为自己睡太久感到不好意思。


 


「基连列克……我们出发吧?」


 


基连列克回头看他一眼,跟着进了后车箱,普京替基连列克开车,不知道为什麽老大要跑到外面吹风。


 


基连列克有苦难言,殊不知普京的那声梦呓,居然让老大起反映了,为了避免自己将普京生吞入腹,只好出去车外思考人生意义,基连列克老大打开杂誌,瞥眼见到列宁格勒那像是看到他做了什麽事情的小眼神,伸出食指比到唇前,做个禁声的动作。


 


普京开车上路,度过他们今日逃亡的第一天。


评论
热度 ( 13 )

© 蔥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