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蔥

一個寫文的。

监狱兔-娱乐时间

监狱兔-娱乐时间


 


自从基连列克抓了一隻柯夫在狱房裡之后,普京也跟着享受了监狱中的贵宾生活,柯夫每天帮基连列克捶手搥脚,帮着普京按摩肩膀,普京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嘛!


 


今日基连列克閒着没事,瞥一眼普京跟柯夫两个人,普京睁着一双大眼盯着他,基连列克打了一个呵欠,柯夫微微地举起手:「不如来玩吧?」


 


基连列克微微挑眉,普京也跟着举手附和:「来玩吧!」


 


于是基连列克便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看着普京跟柯夫两个人在打牌。


 


普京发好牌之后,犹豫了许久,放上了一张7,跟着柯夫出了一张上吊13,柯夫比普京的牌大,普京打了几局后倾家荡产,颓丧地躺在地上思考人生。


 


柯夫志得意满的甩了甩在手上赢来的钱,此时基连列克起身坐在他面前。


 


柯夫吓得冒冷汗,出了一张绞刑台13的牌,战战兢兢地看着基连列克。


 


基连列克抬头看他几眼,跟着出一张Joker牌,又连出了三张Joker,把柯夫的钱跟普京的钱通通赢回来。


 


普京在地上思考人生,基连列克便翘着二郎腿在普京的面前数钱。


 


「不然……我们玩点别的吧?」柯夫疲惫地说,基连列克点点头表示同意,一听到要玩别得游戏,普京又立刻復活。


 


「玩撞球吧?」普京提议,跟着基连列克便把柯夫拿来当球桌,放上了俄罗斯套娃及柯曼妮基。


 


柯曼妮基是普京再分类小鸡性别时放错性别的小鸡,因为性别不明,所以就被普京领养了。


 


基连列克拿着球杆对准了球,大力的撞下去,俄罗斯套娃在桌面上摇来晃去,基连列克的耐心瞬间就被磨完,拿起球杆往柯夫的肚子捶了下去。


 


柯夫被揍得被迫张开口,所有的俄罗斯套娃就这样进入了自己的肚子中。


 


「咳、咳咳……」


 


普京还体贴的上前拍了拍柯夫的背后,顺了顺柯夫的呼吸。


 


「我们玩点别的吧?」


 


基连列克眉头微微挑起,盯着一双大眼看着普京。


 


普京在柯夫的门板上架了一道网子,拿给基连列克桌球拍。


 


基连列克发球给普京,但普京几乎每球都接得住,柯夫眼看普京将球拍打过来时,要让基连列克接住了,便打了一个喷嚏,结果球没稳稳地飞过普京的方向,而是掉进了马桶裡。


 


柯夫的冷汗瞬间从脚底攀升至脑门,普京好奇地走到马桶前看球,而基连列克皱眉,冲上前便是勐揍柯夫一顿。


 


之后柯夫被綑成一团,基连列克用绳子绑住了柯曼妮基,抛出绳子在马桶前钓鱼。


 


普京好奇地等待着,跟着钓竿有了动静,基连列克一拿起来,便是一隻大青蛙,大青蛙看着普京,鬆开口跳到普京头上。


 


呱呱!


 


基连列克顿时想起了当初隔间内的生物便是这隻青蛙,但普京似乎没联想起来,只觉得这隻青蛙可爱。


 


这隻青蛙叫列宁格勒,普京让青蛙站在他头上跳着哈萨克舞,柯夫被綑在一旁动弹不得。


 


基连列克表示累了想睡了,翻个身嘴角微微的上扬。


 


监狱的日子又度过了平凡的一天。


评论
热度 ( 22 )

© 蔥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