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蔥

一個寫文的。

监狱兔-沐浴时间

监狱兔-沐浴时间


 


晴空万里的日子裡,苏联监狱像往常一般响起了沐浴铃,沐浴时间是普京最喜欢的时间,他早早就把自己脱了个精光在狱房裡閒晃,柯夫来的时候,普京已经戴上了一顶粉色的浴帽,拿着澡盆遮住他重要的部位。


 


柯夫开启了水阀,水柱强烈的打在普京身上,普京开心的玩起水来,柯夫拿起了肥皂跟刷子帮普京刷着。


 


「哈哈……好痒……哈哈……」普京不可抑制的大笑起来,柯夫见普京这副样子,起了坏心,往下搓揉着,搓到了普京敏感的地方。


 


「哈啊……」普京突然呻吟了一声,当下他紧张的摀住嘴,柯夫打开水柱冲在他身上。


 


普京丝毫没察觉到他的那一声呻吟让基连列克的耳朵微微地颤了一下,基连列克老大仍是悠哉地继续看着他的杂誌。


 


等柯夫帮普京洗好澡之后,普京便被柯夫亮在房间内等身体乾。


 


柯夫正打算离开时,便看见基连列克老大盯着他看,跟着基连列克老大开始脱衣服,静静的看着他。


 


柯夫紧张地冒了冷汗,基连列克老大居然也要洗,于是柯夫打开了水阀,冲着基连列克冲水。


 


基连列克一跳,悠哉地跳上了水柱安心的洗澡,而坏心的柯夫起了恶作剧的念头,他突然关上了水阀,结果基连列克的浴盆便摔了下来,当然基连列克也不意外地跌坐下来。


 


柯夫坏心的大笑,基连列克愣了愣,抬头盯着柯夫,柯夫见基连列克盯着他也不敢笑了。


 


基连列克蹙起眉头,冲上前,柯夫原本想跑,但基连列克死死的抓住了他的门,跟着基连列克将他连人带门的一个下腰,深深地埋进了地面。


 


基连列克默默地挺直腰身,看着门口一堆偷窥的柯夫,眨了一下眼,跟着柯夫用木板将他们的牢房死死的定住。


 


之后柯夫乖巧地拿着莲蓬头,在普京面前服侍着基连列克洗澡。


评论
热度 ( 15 )

© 蔥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