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蔥

一個寫文的。

监狱兔-劳动时间

监狱兔-劳动时间


 


1961,苏联监狱。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普京开始了忙碌的一天,他站在床上跳着奇怪的哈萨克舞,基连列克老大坐在厕所上默默耕耘,看着他心爱的帆布鞋杂誌,儘管那本杂誌已经被他翻下百遍。


 


普京有时候在思考,到底有什麽东西还能吸引基连列克的注意呢?想着想着,普京的心口又开始没来由地抽疼,刚开始他会千方百计地想吸引基连列克的注意,久了发现基连列克根本不理他,他心情总是会因为这样降到谷底,但偶尔基连列克的一个小举动,又能把他的心情从谷底拉到云端。


 


基连列克就是这样神奇的人。


 


他后来发现基连列克其实很烦别人吵他,所以普京也默默地经营着这个规则,再不严重触犯到基连列克的前提下,他还是能容许普京待在他身边。


 


听说基连列克是个黑手党,普京对于黑手党的认知,大概就是面恶凶煞,但基连列克没有抽菸,也没有常爆粗口,他就是一个像似受过很好的家教长大的人,只是脾气有点坏,还有点偏执。


 


普京养成了一个习惯,记下了基连列克所有的小嗜好,喜欢吃萝蔔,喜欢帆布鞋,喜欢吃鸡肉,怕吵。


 


普京对于自己这个小嗜好觉得有种幸福的感觉,但面对基连列克时,却有说不出的悲戚感。


 


到底是为什麽呢?这个问题普京从来没想透,他只是觉得自己能待在基连列克身边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仅此而已,别无他求。


 


劳动时间的铃声响起,监狱门被换成了劳动门,柯夫凶恶的挥着皮鞭,普京乖巧的上前。


 


劳动盒打开,一堆俄罗斯套娃要求普京装好,普京耐心地将俄罗斯套娃都从小至大放好。


基连列克看着普京坐在地上专心的模样,挺可爱的,基连列克用杂誌遮住了脸,嘴角微微的上扬,继续看着他的杂誌。


 


普京装好俄罗斯套娃后,跟着劳动盒又换了一批小鸡要求普京分性别。


 


普京将小鸡一隻一隻依照着性别放好,突然看到一隻长满鬍子的小鸡,普京盯着这隻鸡犹豫,这隻鸡突然露出幸福洋溢的娇羞表情,普京灵机一动,便把这隻鸡放进了母鸡的洞裡。


 


劳动门警铃突然响起,柯夫举起鞭子,语气凶恶的说:「性别错误!编号541受罚!」柯夫拿着鞭子抽打着普京,普京缩成一团颤抖着。


 


身体被抽得阵阵抽疼,普京缓缓站起身,劳动门变成了奖赏门,普京开心地等待领赏,拿到了十元金币后,一不小心手滑往基连列克的方向飞过去。


 


普京跟着飞奔上去打算拿回金币,眼看就要撞上基连列克了,基连列克淡定的起身,眼睁睁盯着金币跟普京掉入马桶裡。


 


基连列克跺了跺脚,跟着按下冲水将普京冲下排水沟。


评论
热度 ( 12 )

© 蔥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