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蔥

一個寫文的。

监狱兔-所谓情窦初开

监狱兔-所谓情窦初开


 


1960年,苏联监狱。


 


普京与基连列克老大同住在一个屋簷下已经近乎两年了,今年的圣诞节过后就已经要满两年了,普京最近有一个困扰,他不知道是从什麽时候开始,自己很喜欢在空暇的时间点看着基连列克,甚至基连列克凑近他的时候,他的心跳就会莫名地加快,会感到紧张。


 


就像现在,原本应该是在劳动时间好好的工作,自己却因为分心看基连列克,看到拖延到时间,导致柯夫又来找碴了。


 


「编号541,你怎麽又把这螺丝漏锁?最近工作效率这样,是不是太久没被鞭打了啊?」


 


普京垂着耳朵,搓着手紧张的说:「不是、不是故意的,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仔细检查的。」


 


柯夫眼睛微微眯起,挥起鞭子正打算打在普京身上时。


 


「哈啾──」身后的基连列克打了一个喷嚏,跟着抓抓他的臀部,放出了一声响亮的屁。


 


柯夫听到了,原本扬起的手也跟着放下来,搓了搓鼻子,跟着凶狠地说:「这次就放过你,再有下次你就死定了!」


 


普京感激的目送着柯夫远去,最近柯夫也不怎麽找他麻烦了,普京继续检查着螺丝,看着因为自己恍神而没做好的工作,普京叹了一口气。


 


唉……自己到底怎麽了啊?


 


基连列克微微看了普京一眼,见普京的浏海遮挡住他的脸,其实有一次看到普京的浏海往头上梳,白淨俊秀的脸蛋其实也蛮好看的,瘦弱的身材好似都没好好吃饭似的,他跟普京已经相处要两年了,要说对普京什麽想法嘛……只能充其量说不讨厌,普京会帮基连列克做好所有的事情,而且从来不会抱怨,普京也是过不久就可以出狱了,反正等到出狱那天,两个人就再度成为了陌生人。


 


那……在监狱裡多照顾一下普京也没什麽不对啊?


 


再者,基连列克之前就有听到一个传闻,说是普京爬上他的床这种荒谬的传闻,他是不想理会这个传闻,毕竟谣言当事人不去理会就会自行消失了,但是他也不想明着对普京说,他觉得这人也挺有趣的,想看看普京对于自己的态度到底是如何?看久了觉得在合理的范围内,看着柯夫欺负普京挺有趣的,欺负过头自己会出面教训一下柯夫,而且普京虽然老实容易被欺负,但从来没有任何一次开口要求自己替他做什麽。


 


他有时候想着,如果普京能开口要求一次就好了,他也很意外自己会有这种想法,但想归想,普京如果是会要求他或依靠他的人的话,他想普京也不会待在他身边这麽久了。


 


总归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基连列克收起了书,普京工作了一天,累得坐在劳动门前打顿,此时柯夫再度打开门,看见普京在地上打顿,挥着鞭子叫唤:「编号541!编号541……」柯夫感受到不远处锐利的目光,见基连列克皱起眉头朝他这边带着杀气的看向他,柯夫赶紧关上门跑开。


 


基连列克下了床,拿着一条毯子披在普京身上,轻轻搓揉着普京的头,并将普京放平让他睡在地上。


 


「基连列克……」普京发出轻微梦呓,基连列克停下了动作,轻轻的梳开了普京的浏海,普京长得一张俊秀的面容,白白淨淨的,连睡梦中嘴角都微微扬起,不知道是做了什麽好梦。


 


基连列克替普京盖好了毯子,自己走回床上侧躺着午睡。


 


监狱期间,普京就在自己的安全范围内折腾吧,反正他挺喜欢看普京因为自己困扰的样子,基老大心想。


评论
热度 ( 15 )

© 蔥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