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蔥

一個寫文的。

监狱兔-所谓会面

监狱兔-所谓会面


苏联监狱重建完后,迎来了跨年后第一场会面,所有的犯人都踌躇不安,等待着会面的到来。


普京觉得新奇,好奇的观察每一位狱友的行为,有人拿了水抹在髮上,有人瞅着汤匙的亮面打量着自己的面容,而这次是公开会面,因为辅导官需和家属做良好的沟通,为这些犯人做出狱准备。


基连列克的哥哥本身就是个黑手党,自然不可能再来到监狱探视。


原本出意外后他的哥哥跟他一起进了监狱,但后来的监狱爆炸,他哥哥就被炸飞了,人是死是活他也不知道,反正他哥一定是命很大的人,所以他倒是一点也不担心。


而普京是好奇地去问每一位犯人,问他是谁来看他啊,觉得心情怎样之类的,但基连列克的观察觉得,普京只当这是一场好戏,好像会面与他无关。


会面订于二月初,邀请所有家属来一场联合茶会,普京负责茶会的内勤,基连列克便也跟着被拖去做了内勤,普京替每一张桌子点上了一根蜡烛,替每位家属精心摆盘,替每一位即将要见面的犯人打理好仪容,基连列克觉得好像有那裡不对,可是也说不上来。


会面当天,普京再次的打理好了所有狱友的仪容后,便匆匆忙忙地又被柯夫叫去搬东西,基连列克则是坐在柯夫的办公室裡,悠哉的看报纸。


其中有一位较年长的柯夫看见了基连列克,便开口道:「老大,你可真好命,摊上了一个这麽勤快的小子。」


基连列克抬头看了他一眼,跟着不屑地低下头,柯夫见基连列克不想搭理他,便自顾自地说:「那小子,看别人的会面像是在看一场浪漫爱情片一样,而自己的呢?」


柯夫丢下一句不明所以的话便离开了,基连列克觉得心裡头烦躁,便阖上了杂誌去找普京。


基连列克找到普京时,普京正坐在观察室裡,抽光了好几包的卫生纸,一个人自顾自地哭着,基连列克倚在门旁,暂时没去叫他,普京看完了一场会面后,起身转头才发现基连列克站在他身后。


「基连列克,你的家属今天没来吗?」


基连列克皱眉,普京见基连列克不想回答,便识趣地转移话题。


「基连列克,那我先去帮忙,你先在这边等。」说完普京又急匆匆地跑开。


基连列克不知道普京在装什麽忙碌,他坐到了普京的位置上,静静的看着会面。


看了一场又一场的会面,基连列克突然站起来,离开了房间。


普京正忙着端茶给家属,突然广播响起来。


「编号541,编号541,下一场会面请准备。」


普京听了愣了愣,跟着手中的水杯脱落,打翻在家属身上,普京顾不得这麽多,快步跑开,跑去会面室裡。


普京几乎是用撞的把门撞开,但随即迎接他的却是满满的失望,会面是一片黑暗,空无一人,普京颓丧地坐在了犯人坐的位置,低垂着头,喃喃自语:「我不是没人要的孩子吗?怎麽还会有人来看我。」


跟着身后响起了脚步声,瞬间会面室一片通明,会面室裡摆着一束红萝蔔,跟一杯水,普京转过身,见到基连列克慢步走进会面室。


普京愣了愣,跟着有些生气的语气说:「基连列克是你啊?这是我的会面时间。」


基连列克嗯了一声,走到普京的对面坐下。


「我来看你的。」基连列克轻声说,跟着有些彆扭的别开头,普京瞪大眼望着他,跟着将头低了下来。


基连列克蹙眉,有些不悦的问道:「怎麽了?」


普京伸手阻止了他,将头埋进手中,哽咽的说:「因为太开心了。」


基连列克愣了愣,跟着说:「待会把我的萝蔔带回去。」


普京用手擦了擦脸,跟着开朗的应声:「是!」


基连列克要离开会面室时,伸手揉了揉普京的头,觉得普京头髮蓬鬆柔软这手感真不错,满意的拿起自己的杂誌回房间。


基连列克离开后,普京将红萝蔔盆栽捧在怀中,开心得傻笑良久……


良久。



评论
热度 ( 23 )

© 蔥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