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蔥

一個寫文的。

监狱兔-所谓圣诞节

监狱兔-所谓圣诞节


1958年冬季,铁窗外飘落着细雪,白霭霭的地面宛如白纱般,普京看着窗外,瞪着一双大眼,不停发出赞叹的声音,相较苏联监狱,还是一如既往地冷冰冰,毫无任何暖意的昏暗牢笼。


基连列克翻着鞋子型录,已经不只一次的听见普京的叹气声了,他心烦的翻了下一页。


吃饭时间到了,普京到了柯夫面前端着两盘鱼,摇着尾巴将一盘放在基连列克的床旁,一盘端到自己的床上,边轻声哼着:「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Jingle all the way, Oh, what fun it is to ride, In a one horse open sleigh……」


基连列克听见了,抬起头看着普京,普京垂下了耳朵,也提不起劲抓起鱼来吃,索性闭上眼睛睡觉,连鱼也不想吃了,基连列克见了,端起盘子,走到门前,轻轻敲响了门。


柯夫打开门,见到是基连列克,随即把门关上。


基连列克不耐烦地在敲起了门。


柯夫受不了,只好开起门,立刻被基连列克一拳往肚子揍去,柯夫大声哀号,基连列克便将整条鱼塞进了他的嘴裡。


「咳、咳……」柯夫被鱼刺鲠在喉咙,痛苦地想将鱼吐出来,附近的柯夫见状赶紧上前拉着他去医护室,另外一位柯夫颤抖着身体,害怕地问道:「编号541,你、你……有什麽需要吗?」


基连列克翻着最新一期的杂誌,指着红绿相间的花圈,跟正在特卖的圣诞节烤鸡特餐。


柯夫见了答了一句:「马上帮你准备。」然后连滚带爬的跑开。



普京心情沮丧的睡了一个午觉,等他在睡醒发现──


自己还是待在监狱裡,但是房间内有一颗小型的圣诞树,跟许多袜子,袜子裡都是一颗一颗的方糖,沿着铁牢挂满,基连列克翻身在睡觉,普京看见不知从哪弄来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一隻烤鸡,跟两杯红酒和一根蜡烛。


普京见状,开心的笑了起来,跟着走上前轻声换着基连列克。


「基连列克?基连列克!快起来,圣诞老人送了礼物给我们了。」


基连列克睡眼惺忪地看着他,见到普京那灿烂的笑容,被吵醒的他意外的没有任何愤怒的情绪,反倒觉得有些开心,基连列克坐到了餐桌前,普京切了一块肉递给他。


「基连列克,你知道吗?今天是个纪念日喔!」


基连列克应了一声,疑惑的看着普京,普京喝了一口酒,有些微醺,本来对酒精就过敏的他,脸颊立刻泛红,红通通的,傻笑地看着基连列克。


「今天……今天是我跟你一同度过的圣诞节喔!」


基连列克听了觉得胸口像似有什麽东西流淌过去,他对这爱傻笑的兔子真的是没辙,而这兔子的一些行为他总觉得有趣,就多关注了他一点。


普京说完,盯着基连列克红色的眼睛看着,跟着眼神有些柔软,有些哀戚。


「也是……第一次有人跟我一起过圣诞节。」普京漾开笑容,说完便开心地跳起哥萨克舞。


基连列克听了,愣怔了一会,心口没来由的发闷让他觉得有点堵,他抬头看向普京,普京像是察觉到他盯着他看,便开口唤了一声:「基连列克,圣诞快乐。」


基连列克伸出手,厚实的手掌放到了普京头上,普京的头髮很柔软,髮丝穿过指间的感觉,让基连列克爱不释手,他随兴的揉着普京的头,回头落下了一句:「圣诞快乐。」


普京扬起笑容,因为这个人实在是太过温暖,让他想自私的永远待在这个人身边……永远陪伴着这人。



评论
热度 ( 20 )

© 蔥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