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蔥

一個寫文的。

监狱兔-復活的开始

监狱兔-復活的开始


1958年俄罗斯,苏联监狱。


监狱裡瀰漫着颓废的气息,彷彿似人间地狱般,咆啸声、讥笑声、哭泣声不绝延耳,这裡是苏联无法制地带,所有的重大囚犯皆会被送进这裡,在这个小型的世界中,所谓的统治者,便是这裡的王。


「编号04,编号04,已经昏睡一个月了,还没醒,全身包成这样子。」柯夫见此人全身皆被绷带捆住,听送进来的柯夫说这人是黑手党的首领,听说杀了人被抓进来的。


看这人伤得这麽重,怎麽看也不像是残暴到会杀人的人。


柯夫巡视完狱房后,便离开了。


此时躺在床上的人眉头紧蹙,微微的睁开眼,便见灰暗的天花板,跟躺在一点都不舒适的冷硬床板上。


全身僵硬的无法弯曲,浑身像似被重组似的,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他在脑中重组了一下记忆,回忆起自己跟哥哥再交换从美国那边买进口的帆布鞋,突然一片黑暗,接着便是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后便没了意识。


难道他中了埋伏了吗?


他起身缓缓的走到牢房前,握住了铁牢,凑巧有柯夫经过,他用着嘶哑的声音开口:「饿。」


柯夫见他醒了,惊讶地瞪着他,跟着拔腿跑开,等柯夫再回来时,跟着其他几隻柯夫,并带了一盘鱼。


浓烈的鱼腥味铺上鼻息,他嫌弃的端起鱼,跟着挑衅的端起拿进马桶裡倒掉,然后缓缓回位置上,敲着桌子,看着柯夫。


柯夫见他这挑衅的举动,拿起了棍棒打算威吓他,见他挥起拳头想挥向他们,但因全身打着石膏的缘故,他未能顺利地挥拳,倒是扑了一个空。


「哈哈哈哈……看看他,没办法还硬装凶狠!」柯夫的讥笑声大声地响起,只见有柯夫拿出的警棍,朝着他挥下去,眼看警棍就要打上他的时候,他稳稳地接住了警棍,跟着抢了过来转了一个方向往柯夫挥出去。


那名柯夫立刻被打飞至对面的狱房内,他蹙起眉头,像个煞神似的抢过了另一位柯夫的警棍,将另一位柯夫打飞,让柯夫卡在天花板上。


附近的囚犯纷纷走上前看热闹,握着铁牢好奇地看着。


其中有一位年纪较长的囚犯轻声笑了起来,跟着漫不经心的道:「看样子,王国的统治者该换人了。」


而另外一位在办公室内的柯夫,看见了监视录影带的同事们被打得落花流水,赶紧拿着警棍前去支援,当然也是落得被打的悽惨落魄的下惨。


而办公室的桌上,上面有新来的瘟神的照片,囚衣上写着编号04,基连列克,入狱原因:前黑手党首领,刑期:死刑。



评论 ( 2 )
热度 ( 48 )

© 蔥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