蔥蔥

一個寫文的。

【阴阳师同人(夜青)-莫非】

*青坊主为双性设定

*青坊主为欲渡人向佛,终至执念太深走火入魔,死前因双性体质遭人玷污,最后将人杀害,以协助他们成佛为由,合理化自己的罪刑,终至成妖,故成妖后排斥被人触碰。

1.

冬至将至,寮寨裡迎来今年的第一场初雪,召唤房裡响起了晴明的召唤声,在屋外的式神心情跟着上下起伏着,跟着听到一声温润的嗓音:「浮生一梦,万物皆空。」

跟着走出了一个髮丝长白及腰的僧人,带着一顶斗笠,脸上浮着妖纹,一脸淡漠的样子走出了寮寨。

式神们鼓掌欢呼,欢迎青坊主来寮寨,而青坊主仅仅点头示意,跟着晴明一同走至夜叉的式神房。

夜叉侧躺在式神房裡,穿着一件紫袍,胸襟大开,一头紫髮及肩,一双紫色的眼瞳抬头盯着青坊主。

青坊主微微蹙眉,那人给他的感觉是如此熟悉,却又让他感到害怕,青坊主听着晴明道:「夜叉,这是寮寨裡新进的式神,青坊主,以后就由你带了。」

夜叉咋舌,跟着不耐烦的道:「为什麽不叫姑姑?本大爷忙得很。」

晴明凑上前,跟着一拳揍在夜叉的头上:「叫你带就带!你吃光了我的狗粮还不帮我带人!本寮寨唯一五星!」

晴明怒气冲冲地离开,只剩下夜叉跟青坊主,青坊主点头道:「贫僧青坊主,请多指教。」

夜叉打量着眼前这人,看着这人穿着青色的袈裟,白髮及腰,一双青色的眼眸乾淨不掺一丝杂质的望着他,像似无欲无求,最与他的气质突兀的,大概是脸上的妖纹,大概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吧。

「秃驴,你一个和尚竟然也会成妖。」

青坊主一听,先是睁大眼跟着落寞地垂下头,闷声不说话,夜叉见他的样子,心下不忍,似是自己说错话了,跟着伸出手搭上青坊主的肩。

青坊主却像似触电一般拍开,跟着抬头瞪视着他,惹得夜叉一脸莫名。

「施主,贫僧有意渡人,但世人皆冥顽不灵,参不透佛法,贫僧不过助他们一臂之力罢了,阿弥陀佛。」青坊主应到,嘴角轻微得上扬,似是再说件骄傲的事,夜叉听了便是一愣,跟着开怀大笑。

「哈、哈哈哈哈……疯和尚。」

那便是他们的初遇,一是无恶不作的恶鬼,另是一心劝人向善入魔的和尚。


夜叉带着青坊主打探索,再基于本寮寨唯一五星式神的份上,夜叉还是认分的带着青坊主。

青坊主刚开始老是抢走夜叉的火,让夜叉气得跳脚,晴明跟青坊主说了之后,青坊主较少抢夜叉的火了,虽然青坊主的攻击力较差,但青坊主的禅心,可以驱散对面的增益效果,对于夜叉来说真的是很方便。

青坊主很少说话,大概开口的都是劝夜叉衣服穿好或劝他向佛之类的话,夜叉倒是喜欢吹捧自己多厉害。

每次打完探索后,夜叉就会跟着青坊主背靠着背,坐在樱花树下小憩,微风徐徐吹过脸颊,虽有点凉,带给人一种暖意,连夜叉生前老是躲着追杀,连在自己的房裡也无法安然入睡的他,也感到睏意,跟着安心地入眠,他只道一定是微风太舒服,才让他感到睏意。

岁月静好。


青坊主很快就升到了三星,并连带着晴明替他觉醒买了一件新衣服,当青坊主从觉醒房出来时,一头紫红色的长髮及腰,一双青色的不掺任何杂质的眼在茫茫式神中找到了夜叉,一身的紫色及土色的袈裟,带着神秘及不可侵犯的华贵气息。

夜叉只觉得四周的动作似乎慢了下来,眼前众多人中,他眼裡只容得下青坊主,心底流淌着一股异样的感受,心脏像似要炸裂开来般,带了点愉悦却又疼痛得难受,心跳不规则的加快,跟着夜叉回过神,见青坊主盯着他,赶紧别过头。

他这是怎麽了?怎麽看见青坊主浑身不对劲了?


迎来青坊主觉醒的欢庆宴时,青坊主身为主角,酒吞当然不放过任何可以喝酒的机会,端着酒便要青坊主跟着喝,青坊主想推拒,茨木便道:「汝都已经成妖了,就算破了戒律也不要紧吧?挚友都端了酒敬汝了,汝不喝也太不给挚友面子了,不给挚友面子便是不给我面子!」

青坊主听了,接过了碗,一口饮尽,酒吞伸出大拇指,爽朗的说:「好!」

跟着酒吞跟茨木开始疯狂的灌着青坊主酒,而夜叉原不想见到青坊主,窝在式神房裡想下午的事,想着仍是想不通,所以起身去找晴明,但敲了门却是博雅应门说晴明已经睡下,便想去欢庆宴跟青坊主道声恭喜。

一来便见青坊主喝得烂醉,酒吞还想继续灌酒,跟着便接过了酒壶,一饮而尽。

「本大爷替这秃驴乾了,他醉了我背他回去。」说罢,夜叉揹起了青坊主,青坊主纤细的手环住夜叉,紫红色的髮丝散落,带着清淡的檀香,抚过夜叉的鼻息。

真好闻。

见夜叉跟青坊主走远,酒吞又继续跟茨木喝到烂醉后,才揹着茨木回房间。


---
開車鏈結


评论 ( 2 )
热度 ( 88 )

© 蔥蔥 | Powered by LOFTER